首页> 教育 >正文

微软18年学会反盗版:借市场之手打击盗版

2019/12/2 18:37:26来源:新浪娱乐 编辑:李敏萱

  十八年,微软学会反盗版

  时代周报记者 李瀛寰

  “Windows7简体中文版,20元一套,要不要?”这一幕发生在7月底的北京中关村,距10月23日微软正式发布Windows7操作系统还有三个月时间。

  正版Windows7还没有上市,盗版已经横行天下。对此,微软已经料到了。不过,这一次,微软显然有备而来。

  Windows7中新的反盗版技术、面向中国大陆地区的全球最低价“399元”,都让微软大中国区总裁梁念坚感觉到了几许轻松,更何况,微软中国与中国政府的合作已进入“蜜月期”。

  不受欢迎的垄断者

  在软件行业,盗版几乎是不可避免。

  早在中国人还没有计算机的1976年2月3日,比尔·盖茨就给电脑爱好者们写了一封公开信,抱怨未经授权使用Altair BASIC的情况太普遍,导致新成立的微软公司回报甚微。这封信相当有名,被看作是软件通过商业授权获取收入的真正开端。

  1992年,微软进入中国,四年后,比尔·盖茨来到上海,非常兴奋,但他也非常困惑,为什么那么多中国人用Windows软件,此时的微软中国业绩却惨不忍睹,其销售额竟然连马来西亚都比不上。

  商业软件联盟(BSA)和IDC所做的一项研究表明,2006年时,全球PC软件的盗版率高达35%。但在上个世纪90年代的中国,盗版率高达90%。在中国,花十几元人民币就可以买到盗版的微软Windows操作系统和其他软件。

  气愤之下,1998年,比尔·盖茨在《财富》( Fortune)杂志上向全世界说:中国人不花钱买软件,喜欢偷(steal) 。但“只要他们想偷,我们希望他们偷我们的”。“中国人是小偷”的说法在中国用户中非常著名,并被理解成“因为用户会上瘾,可以算出未来微软十年的收成”。

  微软官方一直未就这一事件作出解释,直到2008年11月,微软再次因“黑屏事件”被推到风口浪尖上时,微软公司(中国)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对这一说法,我特地询问了比尔·盖茨,他否认这样的说法。”

  1999年4月28日,生产加湿器的北京亚都科技公司收到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厅的传票。起诉状的简单内容是:亚都公司使用了盗版软件,微软要求赔偿220万元。

  这一案件引起各方高度重视,美方证词由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奥尔布赖特和华盛顿州州务卿芒罗亲笔签名,显然得到了美国政府方面的支持。

  把亚都推上被告席,其实只是微软规模庞大的反盗版计划很小的一个组成部分。据称,当时微软准备投入超过1亿美元的资金,调动全国一些中心城市的公证、执法力量,将许多中国知名企业列入调查名单,包括深圳华为、北大方正。

  当时据有关专家估计,如按亚都公司50台电脑,微软公司要求赔偿220万元计算,中国消费者至少要支付2000亿元的赔款。

  尽管亚都表示,确有部分电脑安装了非正版微软软件,但这一举动在中国引发的反弹和口水几乎把微软淹没。微软在中国的“大棒政策”激发了中国民众的反微软浪潮,当这一事件还在诉讼阶段,就导致了微软当时的中国区总裁、传奇女人吴士宏的下台。

  政府合作带来的甜头

  微软在中国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反盗版,所以,历任微软中国领导人的去留与沉浮,都与反盗版一事密切相关。

  1999年底,高群耀领导微软中国,他一方面扮演着“亲善使者”的角色,每年都要拜会北京市长,每到一地都拜会当地首脑。另一方面,他致力于打击盗版和政府公关,曾在北京、上海、广州、成都等地成立反盗版AP部。

  与前任吴士宏相比,高群耀在打击盗版一事上,有了很大的进步,但微软自己成立反盗版AP部这样的事情,在中国行得通吗?所以,高群耀任职短短两年,迅速离去。

  随后唐骏上任,唐骏对中国市场有自己的理解,他对微软总部说:“微软在中国的角色就是配合政府,安安分分地做一个企业公民,不能速成,只能缓进。”

  在唐骏任职期间,有一件大事发生了,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成为其第143个成员。但在中国刚加入WTO之际,能给微软中国带来的影响还不大。

  唐骏还是发挥了自己长袖善舞的优势,2002年6月,微软CEO鲍尔默在唐骏的说服下和国家计委签下了62亿元的合作协议,微软承诺向中国国内企业提供出口订单、人才培养、输入资金和管理经验、技术转让、产品本地化和开放源代码。

  由此,微软与中国政府的合作开始走上正轨。但这是个“付出”的阶段,而且没有大力度打击盗版,微软的利润从何而来?于是,唐骏很快就被换成了来自摩托罗拉的陈永正。

  2006年4月3日,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吴仪率领包括111家中国企业代表在内的中国政府代表团抵达美国,参加在华盛顿举行的第17届中美商务贸易联合委员会。除了对双方贸易进行谈判外,知识产权的切磋也成为重要内容。在达成的40亿美元采购大单中,与微软达成的数亿美元的软件合同赫然在目。

  就在与微软签署软件合同的同时,信息产业部、国家版权局、商务部等三大部委在4月6日联合发布公告称,计算机必须按照国家相关法律规定预装正版操作系统软件。这是微软在华十年中,最重要的一刻,也是微软与政府合作的第二步反盗版措施所获得的实质性突破。

  不久之后,微软中国再次迎来发展高峰。

  知识产权成贸易战先锋

  2006年4月18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参观美国微软公司总部,并表示中国政府已经在立法和执法方面加大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今后也将认真兑现许诺。胡主席还破例在盖茨家中享用了晚宴。这样没有先例的礼遇,让微软在那一刻成为全球最受“嫉妒”的跨国公司。

  这一结果的达成,是多种因素的结果,据称,陈永正网罗的出自中国外交部的微软高层员工也发挥了作用。

  2008年4月12日晚7时,上海市华山路、仙霞路等地段人声鼎沸,这里是上海集中设摊销售盗版音像制品的地段。当天晚上,上海市知识产权联席会议办公室组织相关执法部门开展联合整治行动,依法查获近万张盗版音像制品,整治了11个摊位。

  盗版天天有,为什么选在4月的这个日子?很多人认为,此事与美国针对中国盗版问题向WTO提起诉讼一事有关。2007年4月,据布什政府的4名官员透露,美国已经准备了两份材料,准备向WTO提出申诉。根据美国的统计数据,中国在2006年的盗版电影和音乐光盘的价值达到了22亿美元。双方在版权一事上的矛盾自2006年下半年起不断升级。在此情况下,整治盗版市场,已成中国政府的当务之急。

  2008年8月15日,番茄花园版WindowsXP的作者洪磊涉嫌侵犯微软公司知识产权被拘留。番茄花园这个名字在中国用户中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因为番茄花园网站一个重要的功能,就是为网民提供通过修改微软的WindowsXP系统之后形成的版本,被称为番茄花园版本。

  不过,由于证据确凿,微软状告番茄花园一事得到了中国各相关部门的支持。国家版权局发言人也称,番茄花园站长洪磊修改微软操作系统的行为本身已经构成了侵权,而这种侵权行为,毫无疑问是要坚决打击的。

  对中国政府的做法,微软公司全球副总法律顾问、大中华区副总裁刘凤鸣表示:“微软感谢并赞赏中国政府为保护软件知识产权所作出的努力以及所取得的成就。”

  借市场之手打击盗版

  福兮祸所倚,就在2008年10月21日微软宣布设立“全球反盗版宣传日”的同时,微软针对盗版XP专业版用户启动WGA&OGA正版验证计划,盗版软件用户的桌面背景每隔1小时就要被“黑屏”一次。

  虽然这是个针对全球的正版认证计划,但这个消息一发布,中国用户反响强烈。毕竟,中国的盗版用户最多。由于“黑屏”的极端手段,让微软这一做法再次引发了“关于霸权主义”的声讨。

  事后,张亚勤在国内到处扑火,解释这一做法:“‘黑屏\\’一事并不是单独针对中国用户。”不过,张亚勤也表示,微软的这个正版计划应该考虑到中国的现实环境。

  从2008年11月开始,负责微软全球Windows 平台策略企业的副总裁麦克·奈许(Mike Nash)每个季度都要来中国两次,而且经常去中关村一带“溜达”。

  麦克非常热衷于从中关村这个盗版发源地寻找“动力”,虽然他很容易地就从中关村“找到”了Win7的盗版光盘,但麦克认为,“Win7发布也是Windows 正版业务在中国的重要转折点。”与其担心盗版带来损害,不如抓住未来机会,让更多中国企业和个人用户为他们的PC装上Win7操作系统。

  10月22-23日,微软在全球各地陆续发布Win7。在全球各地市场中,麦克·奈许选择了中国,作为微软Win7产品的负责人,他现身在中国的活动上,“因为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针对已经盛行的Win7盗版,微软仍坚决地反击。但微软大中华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梁念坚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Win7的反盗版策略不会沿用“黑屏”的办法。

  目前,微软中国的win7反盗版措施有三个方面。首先,技术上强化认证技术。盗版在中国能够通行,就是因为有批量许可密钥,但这一做法在win7上不可行,如果用户没有通过验证,将不能被激活。

  其次,低价格吸引购买。梁念坚称,微软中国区有自主的定价空间,Win7在中国地区售价最低399元,相比XP、Vista等旧版本售价低很多,也是Win7在全球各地区发售最低价,这将吸引很多用户购买正版软件。再次,麦克·奈许表示,用户如果没有通过验证,系统将持续不断地“提醒”该用户购买正版软件,不会继续采取原有的“黑屏计划”。

  尽管在中国的反盗版战取得了不小的成绩,正版用户数量不断提高。但此刻,微软面临的挑战来得更为猛烈和严峻。

  “开放平台的发展,免费软件的增多,这是微软更大的挑战。”DCCI互联网数据中心主任胡延平如此说道。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也强调,互联网和软件服务化的发展,使软件逐渐地从本地移到网上,从销售版权逐渐转变到免费使用或收取服务费。对于微软而言,这一模式并不是强项,未来的网络版文档处理软件很可能不会出现微软Office一家垄断的局面。

  基于其垄断地位,至少在一段时期内,微软的WIN7注定将成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常客,虽如此,微软仍在努力学会了解中国并最终实现市场的获利,同样,中国的消费者也在希望垄断者平视自己的同时,开始尊重创意者应有的权益。

  这也是中美知识产权争端的最后理想结局,彼此理解,彼此尊重,拥抱共赢。


相关阅读:
南京看牛皮癣最好的医院 http://npx.taozl.com/
>>高清图集

推荐新闻
最新新闻